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我的大学性经历
我的大学性经历

我的大学性经历

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亲是技术元员,母亲是检验员,我们姐弟三个,我排行老三,上面两个姐姐。我是家里的宝贝疙瘩,一家人都很宠我。我也不负重望,从小到大学习一直很好,包括性知识。


  记得有一个暑假,我们一排的小孩儿在一起玩儿,明明从家里翻出了几个避孕套,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,争着抢着一起玩。有的把它吹成了气球,有的把它灌上水做成水球,玩得好不尽兴。中午下班,明明的妈妈看见我们在玩避孕套,冲上来一把夺了下来,并问明明从哪来的。明明说是从咱家床头翻出来的,明明妈的脸一下红了。后来,听一个大孩说那是大人用来操B的,还把手指勾成一个圈,再用另外一支手的手指插进去,说这叫「操B」。因为年纪太小,根本听不懂。现在回想一下,真是简单形象。


  第一次看女孩子的小妹妹,是小学三年级。课间休息的时间,男孩们在跑着玩「抓人」(一个游戏的名称);女孩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,有得玩「跳皮筋」,有的做成一圈玩「抓拐」。东东拉着我,很神秘地告诉我,有好东西看,我于是跟着他来到了刘丽他们一堆。我突然眼睛一亮:刘丽就坐在我对面,双腿分开屁股着地,裙子滑到大腿以上,里面内裤一览无余,并且内裤比较松弛,几乎能看见整个小妹妹。那小妹妹光滑无毛,中间还有一道缝。我们俩像发现新大陆久久不愿离去。但那个年龄小弟弟还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出于本能和好奇。


  上初一的时候,我看到的第一本关于性方面的书:《性知识手册》。那是上海人民出版社1962年出版的一本小册子,书页都已经发黄。我是在爸妈的柜中无意翻到。我第一次透过书知道了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是什么样!知道了什么是大阴唇、小阴唇、阴道、阴蒂,也知道了自己的小弟弟叫阴茎,还有什么包皮、阴囊、龟头等等,真正清楚了什么是性交。也知道了那次明明妈为什么脸红。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小弟弟就硬了,从书中知道这是正常反应,术语叫勃起。可是光看书不过瘾,总想看看真的小妹妹是什么样子!尤其想看看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王娜的小妹妹是什么样,但这又是不可能。所以那段时间,晚上做梦还经常梦见王娜,梦见看到她的小妹妹。那年的7月20号,我第一次「梦遗」了:那天晚上又梦见王娜了,梦见她光着身子在向我招手,我走了过去,她竟然主动把腿分开让我看她的阴部,我的小弟弟一下就立了起来,但还没等我把它送进她的小妹妹,就觉一股热流奔涌而出,收都收不住,并伴随有无限快意。


  随着身体的成长,我的性意识越来越强,但却无法满足,又无处发泄。直到有一天发现了「爬竿」。记得那会男孩们经常在一起玩儿「爬竿」「爬树」的比赛。记得有一次跟三组比赛,我爬着爬着突然感到小弟弟传来阵阵快意,由于双腿双手紧紧抱着树干攀爬,因此对小弟弟产生了强烈的摩擦而导致快意,并且夹得越紧爬地越快快意愈加强烈,直到最后射精为止。那一次我们组是最后,伙伴都围过来问我今天怎么了?我无言以对,只能说身体不舒服,然后马上跑进厕所打扫战场。裤衩前面到处都是精液,湿漉漉、凉冰冰的。从此以后,我就断不了自己一人悄悄去「爬竿」。但很快我发现了一个问题:晚上没法「爬竿」,而恰恰有时晚上欲望很硬强烈,必须想办法解决。于是我想到用手,而且一试就灵,从此便乐此不疲。


  可是光自己玩自己,过干瘾,时间长了也觉得没意思,并且对身体不好。要是能看见女人身体该多好。于是便寻找一切机会。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」这是至理名言。我发现自己的班里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我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赵秀娟。那天是星期四下午,放学后班里就剩四个人了,地上已撒了水,拖完地赵秀娟就可以走了。她从最后一排拖起,路过我这一排时拖的尤其卖力,她是个「三好学生」,做啥都很仔细。我无意中看了她一眼,却一眼看见了她的乳房(这个年龄的女孩大部分不带乳罩,因此能一览无余),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两只像凝乳般雪白的圆锥型的小乳,头上顶着两颗粉色的乳头,随着身体不断的晃动,晃的人意醉神迷。我咽了两口口水,小弟弟也硬了,而此刻她竟然毫无所知。以后我如法炮制,又看到张霞、王蓉、刘晓梅的咪咪。张霞的胸平的跟我一样,王蓉的皮肤太黑,不太养眼,刘晓梅的最棒,无论是形状、色泽都没的挑。可惜好景不长,我把这个秘密告了刘强,那个二百五居然跟着人家女生看,被发现了。女生把他痛骂一顿,还告了老师。结果又是叫家长,又是写检查,幸好这小子没出卖我,否则我的体育班长也保不住了。


  初二与一个女孩谈了朋友,但关系只限于拉拉手,甚至都没有抱过她,更别说接吻、抚摸了。一是初二后期学习紧张,二是我们自控力较好,再一个我总觉得喜欢一个女孩,就要对人家负责,自己的需要固然重要,但也不能不考虑人家的未来。


  高中更是连一个女孩都没谈。学习压力大,我又是班干部,还参加了田径队。但是却看了几个不错的手抄本。像《曼娜回忆录》,《小荡妇》,《少女》等等。


  给紧张的学习生活带来不少乐趣,也让我的性知识增加许多。我从来不知到做爱的方式竟然有那摸多,女人竟然可以那样放荡,甚至还有换夫妻的。这东西抵抗力差的最好别碰,三班的一个男生学习一直很好,可是接触了这东西,把我们班的一个最漂亮的女孩给「办了」,结果被判了,他妈也神经了。


  上了大学,谈恋爱好象就很自然了,甚至成了风尚。找不下对象的好象就是两种人:呆子和傻子。咱也紧跟潮流,在保证学优的情况下,谈了一个,并定下目标:最高目标是「过河」,最低目标是过不了河也要喝点水。这个女孩是:


  「洋子」。我们是在校园卖贺卡的时候认识的。我喜欢她独立自主的个性,但却不知道这背后有复杂的内情,这种独立自主其实是一种自卑的强烈表现。洋子出生于干部家庭,从小跟爷爷、奶奶长大,直到16岁才回到父母身边,因此对父母没啥感情,而父母也不喜欢这个不听话的孩子。家里的好事总是先紧着她的哥哥姐姐,最后才轮到她。父母对洋子的事从来不闻不问,甚至像谈恋爱这样的大事都漠不关心。洋子从来没体会到完整的家庭的爱。因此,我很同情她,甚至这种同情的成分大于爱的成分。但这也注定了我们这段感情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
  由于洋子非常谨慎,我们在身体上的关系发展非常缓慢。已经八个月了,我们还只是停留在普通的接吻和拥抱。而我们有好几个同学已经「过河」了,我是既羡慕又着急。一天晚上,瘦子约我去他们宿舍,说有东西给我看,保证能提高我的实战水平。去了一看才知道是毛片,瘦子是从他姐夫那儿悄悄偷来的。大牛和英雄也在场,他们都是老看家了,而我是第一次。那天看的真过瘾:有两人的、三人的、一群人的、黑人白人的,也有在亚洲的,片子里干得昏天黑地,我们也看得眼睛发直,下面发硬,都建起了「蒙古包」。


  「别顶了,顶起来你也没多大!」大牛又开始逗英雄了。


  「球肆(方言,意思是扯淡),兄弟变大的时候你还没长毛呢?」英雄不服气「别吹!有本事掏出来让大家看一看!」大牛继续挑衅「比就比!谁怕谁!要掏都地掏出来!」英雄接受了挑战,还把我们也捎了进去。


  「别光说不练!开始!开始!」我和瘦子在一旁起哄,结果两人真掏出来,这一下反而把我和瘦子将住了。没办法掏吧!没想到英雄还拿了把尺子来量,结果是:大牛15,我13,英雄12,瘦子10。大牛立刻牛B起来,做「耀武扬威」状。


  「大的也不一定好用!」英雄最後来了一句「好不好用反正咱现在享受上了!


  「大牛甩给说英雄一句。我一看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,赶紧把话题岔开。那天大家看了的都很尽兴。躺在床上我脑子里还全是那种画面,不由自主地自己又干了一把,并下定决心,排除万难,去争取」胜利「。


  第二个星期六的晚上,我和洋子终于有了突破性的发展。那就晚上我们谈得很投机,情到动情处,我们不由地抱在一起,互相亲吻,爱抚。但洋子始终保持着社会主义女性高度的警觉性,没有给我任何多余的机会,我急得上蹿下跳。整整40分钟过去了,我们身体上都没有新的发展。最后我只好放弃,向公园门口走去,准备送她回家。离门口还有不到100米,我心里似有无限的遗憾。不行,得再来一次,那么她拒绝了!我从她的侧面一手猛的拦腰抱住她,一手从她的肩膀滑入衬衣,直奔乳房。她愣了一下,急忙去抓我的手,可已经晚了!我的手已钻进乳罩,放在了她的乳房上。说来也怪,她就这样投降了,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,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胸前「胡作非为」,而不作任何抵抗。她的乳房太小了,我几乎没有感觉,乳头却挺大。上身的战斗结束以后,我的手转而向她下身挺进,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。我的手顺利地穿过她的裙子、内裤,越过「草地」,进入「三角洲」。我兴奋地有的不敢相信,手也有些颤抖,如果能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想一定很滑稽。洋子此时已进入了晕眩期,甚至周围有人走过她都视而不见,只管自己享受那份从未有过的兴奋。


  可我没想到是,我们身体上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,她再也没有给我第二次这样的机会,她甚至为这次的事深深自责。再加上后来她那高干的父母坚决反对我们的来往,因为我不是干部的子弟,我们的关系渐渐趋于平淡,拖到快第三年的时候终于结束了。虽然我能接受,但毕竟这是我真正的初恋,我还是受到很大的打击。最后离开了这个令我伤心的城市,与我的同学一齐,去海南闯世界去了。


  【完】